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与绝大部分人一样的俗人,有时喜欢唠叨,有时过于认真。朋友不多,但还算靠得住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托盘里,放着母亲带血的骨头  

2009-12-04 00:27:32|  分类: 动情时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托盘里,放着母亲带血的骨头 - 品味人生 -

插着氧气管的脸庞十分苍白,紧皱的眉头写满了痛苦,轻声的呻吟时续时断。淡黄色的血浆慢慢地滴入母亲的静脉,床头柜上的监护仪闪烁着各种数字,我轻轻的捏着母亲的手,让她知道我在守护着她,儿子在身边母亲会有安全感。

意外发生得毫无征兆。母亲上周五去医院打针,她没去附近的医院而去了较远的一家部队医院,原因是那家医院在植物园与灵隐寺之间,绿化非常好,像个公园,打完针还好溜达一圈。再说她的女婿在那家医院工作,万一有事也方便。这家医院在杭州算不上一流,但也是南京军区在杭州最大的医院。走进医院大门,母亲的心情还不错,快到了门诊大楼了,路边有两对装饰用的大石球,一个50来岁的女的一只脚搁在石球上,对站在不远的保安边说边演示,说脚应该怎么放,好像在说瑜伽什么的。演示完后,脚跨下来时没站稳,一个踉跄正好撞在我母亲身上,母亲没有防备,一个跟头摔倒在水泥地上。那个女的把我母亲扶起来,发现她已经站不住了,又放下我母亲说去找人,立马溜之大吉,不见人影。

我接到父亲的电话,马上赶到医院,母亲已趟在妹夫办公室的推车上,嘴里喃喃说着怎么这么倒霉,好端端被人撞一跟头。妹夫把我拉到一边说,片子已经出来了,不开刀恐怕不行了。我看了片子,母亲是股骨颈骨折,摔断的位置紧贴股骨头,无法自行康复,必须开刀换成不锈钢骨架,医学上叫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。这在骨科是个大手术,换上人工关节后康复锻炼也要一年以上。我的心一下子凉了,不知怎么说服母亲接受现实。好在母亲总是听我的。

手术安排在周二上午8点半点,骨科主任亲自动刀。我和爸爸、妹妹、妹夫都等在手术室门口。这是最难熬的几个小时,我心里不断的祈祷,盼望母亲能度过难关,时间在我来回踱步中一分一秒地艰难移动着。我知道这个手术要从大腿外侧切开一个大口子,取出断骨,锯掉股骨上端,用不锈钢插入股骨腔内,再在骨盆处固定人工髋臼,套入不锈钢股骨头。有人形容这个手术像泥水工,刀、锯、斧、凿、锉全部用上,对病人损伤很大,也很痛苦。想到母亲在手术台上经历着地狱般的折磨,我真恨不得能代母受刑。

10点20分,手术室门口传来“19床家属”的叫声,我几步跨进大门,看到骨科主任拿着个托盘,对我们说:手术很顺利,病人正在缝合刀口。这是取出的断骨。托盘中一个球状的股骨头和几片碎骨,鲜血充盈着骨头断面的骨髓。看到从亲娘身上活生生取下的骨头,我的心霎时像被一只大手捏了一把,一阵窒息晕眩,眼泪盘着眼眶,我真想大喊一声:妈妈!我咬了一下嘴唇,说了一声谢谢医生,就退了出来。父亲就在边上,他已经很难受了,我不能太冲动了。

 一个小时后,母亲推出了手术室。我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轻地说,妈妈,一切顺利,你放心吧。我和护工把母亲推回了病房,望着母亲虚弱的身子,儿子心里非常难受,也很无助,只能默默祝愿母亲能慢慢康复,能站立起来,能不再吃苦。

 夜已深了,窗外一片寂静。我想到了撞伤我母亲的那个女人,不知她现在在何处,不知她是否会内疚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4)| 评论(1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