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与绝大部分人一样的俗人,有时喜欢唠叨,有时过于认真。朋友不多,但还算靠得住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77条生命拷问城市应急处置能力  

2012-07-31 13:51:53|  分类: 随感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77条生命拷问城市应急处置能力 - 品味人生 -

 

一场60年不遇的强降雨袭击了北京,皇城根儿顿时一片泽国,把整个城市都泡在水里,行驶的车辆如同漏水的小船,横七竖八的半掩在浑水中。肆虐的大水退去后,留下了77具不同性别、不同年龄、不同地域的尸体和他们亲人们哀痛的哭声,缓过神来的人们惊恐地问:难道下雨会死人吗?难道开车必须先学游泳吗?一场大雨闪电般地撕开了城市建设的遮羞布,拷问着现代化都市的应急处置能力。

城市的现代化水平不仅仅在它的楼有多高,路有多宽,车有多快,更在于它的基础设施的健全和匹配,在于它文明的常态管理和科学的非常态应急,这种设施的建设和管理是均衡健全的,有法有据的,与经济发展相一致的。我们国家30年来的飞速发展是有目共睹的,但结果并不是均衡的、完整的,有些甚至是畸形的,这里既有科学决策不够的客观因素,也有面子工程的主观因素。北京的一场大雨暴露了我们在城市建设上的软肋,促使我们静下心来思考发展的目的性。领导有领导角度,专家有专家的观点,百姓也有百姓的看法,至少有三点值得讨论。

第一,城市雨水管网建设长期以来与城市的发展不匹配。法国大文豪雨果100多年前说过,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。我们的市政建设在良心上投资不足,这已是我国各大城市的心病。有专家说,我国的排水管网建设长期采用前苏联的技术理论和设计观念,已经不符合目前城市发展的现状。北京现在排水系统是按一年一遇设计的,部分重要路段是三年一遇(一年一遇,是指排水系统可应对每小时36毫米的降水量,两年一遇,可应对每小时58毫米的降水量,五年一遇,可应对每小时69毫米的降水量)。北京申办奥运会其间,国家为北京的城市建设投资2800亿,其中城市环境建设累计投入172亿,这么多的投入也只有一年一遇的排涝能力,其他城市可想而知了。最近武汉、成都、广州都受到了强降雨,暴雨之下都是一片汪洋。业内人士指出,中国70%的城市排水系统,最多只是一年一遇标准。而纽约是10至15年一遇;东京2006年刚竣工的排水系统,堪称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排水系统,标准是5至10年一遇;伦敦在150年以前就修了巨大的下水道工程,全长2000公里,被誉为七大工业奇迹之一;德国的下水道竟有9000多公里,多么令人羡慕啊。据说就在此次北京豪雨中,身处暴雨中心的北海团城无一宗积水报告,这是已近600年历史的明朝排水系统发挥了作用,古人的设计比现在的还好,怎不让人汗颜。是我们不能学习这些先进经验吗?说到底排水系统耗资巨大、建设周期长,一届政府谁会在讲究面子工程、政绩工程潜规则下,去研究下水道工程呢?这恐怕是问题的要害所在。

第二,城市应急预案不完善,缺乏实际操作性。城市应急预案理论上看不出有什么毛病,可一到紧急情况发生后就出问题了。暴雨来临前,北京市气象局发出了手机预警信息140万条,对于一个2000万人口的城市,覆盖面还不足10%,远达不到预警的目的。北京气象局领导事后说,这已经是极限,是技术问题。移动公司马上表态说发信息不存在技术瓶颈。除夕之夜北京收发信息10亿条,怎么区区2000万条就发不了呢?移动公司表示只要能通过审核,中国移动1秒可发短信1万条。由此计算,发2000万条需要近6个小时,如果除去老人和小孩就不需要那么多,如果收到信息的人相互转告,加上联通、铁通的联手,再借助其他媒体,预警信息覆盖面是完全可以扩大的。退一步说,假设确实存在技术问题,当初制定应急预案时怎么没人提出?明知道无法及时发布预警信息,既不提出问题也不提出方案,这不是糊弄人吗?还有北京市防汛办事先说,北京城区90座下凹式立交桥已建立“一桥一预案”,排水、交通、电力等部门,根据桥体的规模、道路结构,制定个性化方案,力保暴雨中立交桥排水通畅,不积水。然而,事实证明,在强大的暴雨面前,这种说法不堪一击。7月21日晚,一男子开车行至东二环广渠门桥下,被雨水困在车中,救出来送往医院后死亡。这种预案有和没有,有什么区别?事关城市应急大计、事关市民安危的应急预案每一条都应落到实处。

第三,生命没有贵贱之分,城市应急救援不应分本地人外地人。一人有难八方支援,在灾难中已经没有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区别。在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北车营村,年近40的赵先生是个外乡人,他和妻子来自安徽省,到北京务工有将近20年。7月21日晚,暴雨如注,租住在排水渠北侧出租房内的赵先生带领妻儿脱险后,想起了还在院子里的邻居,于是他蹚着半人多深的浑水,一步一步返回院子,先后背出隔壁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和一位16岁的女孩。一个小时后,赵先生再度回到巷口,翻过院墙,帮助一名被困家中的邻居脱险。可是就是这么个英雄,分救灾帐篷时没有份,也无其他救灾物资可领,因为他是外地人。全家人夜里只能借宿在邻居的卡车里,两个孩子住驾驶室,赵先生和妻子睡在车斗里。“很热,蚊子又多,我们都一夜没合眼。”对此,北车营村党支部书记的解释是“前期救灾物资比较紧缺,需要先尽着本村人口”。本地人的生命比外地人的生命珍贵?外地人有救人的义务,没有享用救灾物资的权利?那赵先生蹚着半人多深的水背老人出来时,有没有问过老人是不是外地人?发救灾物资只听说过照顾老人、妇女、儿童,有谁听说过救灾先照顾本地人?我相信这不是北京人的心胸,而是个别现象。

按理说,北京已经遭受了灾难,不应该再挑这些理了,可北京的市政建设不足,应急预案的缺陷,其他城市也存在,而且比北京更甚。北京市的建设得天独厚,集信息、理念、人才、科技、资金之大成,应该做出个样子来,带动全国各地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堪一击。

我别无他意,只是有些想法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在此向北京受灾群众表示最诚挚的问候,向为抢救群众生命财产而牺牲的烈士表示崇高的敬意,向暴雨中在逝去人们表示沉痛的哀悼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2)| 评论(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